Pinned toot

这个实例跟西文圈似乎没有任何交集。🤔

昨天看到的一个关于信任的“游戏”,短而精。个人感觉去中心化思潮也是在此背景之下产生的 ncase.me/trust/

密码学(雾 

壳矊睟閡选瞺蔆Unicode眭龄CJK著刦眎ROT13褝觳鿸嗓紈龄鄷葐。

还有一个来自俄罗斯的程序员节​:mastodon_oops:

@mashiro 站长有没有考虑过把机器人放到botsin.space或别的站上,这样机器人就不会在LTL中出现了吧

Think I’m gonna drop French for lack of enthusiasm

最后的follower也阵亡了,感觉可以不定期隐退了……

假如能重来,我可能不会那么急于加入 Fediverse。

A 512-day streak on Duolingo!

Well, I don’t know if I should be happy or not

Email services and politics 

Is it normal for international email services nowadays to deliver their political propaganda right to your inbox 🤷‍♂️

《科技爱好者周刊(第119期)》:美国人哈里·恩格(Harry Eng,1932-1996)以将一些不可能的东西塞进了玻璃瓶而闻名。
他曾经将三付扑克牌塞进一个啤酒瓶,没有留下一点空间。终其一生,他都没有透露这是怎么做到的。
ruanyifeng.com/blog/2020/08/we

:sys_twitter: twitter.com/ruanyf/status/1291

Trying to figure out the minimal permission set for a website as a mental exercise

To stay, or not to stay, that is the question

明显感觉po文的欲望没有以前那么强了。大概是年纪大了……

Show older

Nobody_official's choices:

小森林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也许我们从来不曾走过,但它一直在那里,总会在那里。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愿这里,成为属于你的小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