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头痛(物理)发言 

人类是无法互相理解共情的——如果我能理解这句话就好了。无论怎么做也挣脱不开人际关系的漩涡啊。

离得开家人吗?离得开朋友吗?离得开被安排的关系吗(同学室友等)?

离不开,不想离,所有被指责的想倾诉的自己咽下,成为“嗯我没事啊挺好的还可以就那样吧对就像你说的那样我很坚强所以达不成一个简单的小目标也没关系我最棒了嗯嗯”。
简单的小目标指能在晚上没课第二天早上也没课的情况下能回自己家休息,而不是回亲戚家或者就不能回,觉得可以再忍一下——我没有觉得在宿舍很忍不了,我只是想回家。我没有自己的家已经快四年了,为什么只是想回家都不可以?说这句话的大人啊,你曾经也有有家不能回的窘迫境遇吧,挺过来了就觉得可以告诉别人也忍忍了?
我到底为什么要忍——若要怨就要从自己的出生怨起,那就太累了;若要忍就要忍到我生命结束为止,由于家庭所有的经济情况也好氛围也好受教育程度也好什么都令人要忍。不忍能怎么办啊?

说不出心里话。
跟家人说不出,因为我其实跟他们不熟;
跟朋友说不出,因为负能量不能跟朋友宣泄(就算偶尔一两次还好多了也不好吧。而且也得不到回应啊。朋友越来越少趋于无。总是三观不合。总是这样。平静地离开……);
跟物理距离最近的人说不出,因为心理距离很远很高隔阂很厚。

跟谁也说不出。发泄在这里是好选择吗,恐怕也不是吧……

……………………仅仅是头痛还要被迫做不喜欢的运动指跑步这种小事就能想一大堆杂七杂八的自己真令自己讨厌。没完没了的自我厌恶这件事也令自己讨厌,就这样坠入自厌的闭环深渊。

头不痛了,只是还有点闷。很重

· · Web · 0 · 0 · 0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小森林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也许我们从来不曾走过,但它一直在那里,总会在那里。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愿这里,成为属于你的小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