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人生信条碎碎念 

1.在死之前什么都想试一下,不留遗憾
没了。
变得更优秀/更好,未来可期,我才不信那种东西,恕我直言,人生烂透了!我从来都不期待我的未来会好到哪里去,不过是无限探底!
我对好坏优秀没有一个确定的标准,一直以来都是他人灌输的观念,基本的道德观还是有的,为什么颓废萎靡就是错的呢,有人关注过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吗?没有!
我并不支持一味放纵,因为这会影响你身为集邮大师(成就王👑)的野心与能力,试一试并不是浅尝辄止,有些事情钻研深了,自然感到很有趣www
打工赚钱,做家教锻炼自己,都是为了生存,更好地活着,我不想活,也不想白白地死掉,我的目标就是为了好好地死!

Pinned toot

发嘟是为了取悦自己,而不是讨好他人。
善用屏蔽,造福你我他🙏🏻

心中的黑泥泡泡总要被拖出来在阳光底下暴晒的,破裂开后的幻影,是虚幻的彩虹也说不定。

今天依然很无聊,不过罕见地读了好几本书,每本专注读了十分钟及以上(?),挺充实的,希望明天继续~
明天还想要试试看做做焦糖布丁,嗯我还没去看心灵奇旅,不知道它会带给我什么样的触动

钱钟书先生的《谈艺录》这个版本的字体有点好看,就是繁体字有些不太适应。
pdf版本的书在手机上的阅读体验极差,用wps office的适应手机功能看稍微好点,不过批注需要会员。

搞不懂人和人的情感联系emm,总之又对明天充满了希望!

哭泣秘诀 

想很多很多最近让你难受的伤心事,觉得委屈,再发出呜咽声,眼泪就自然地流出来了!
祝您眼泪顺畅🙏🏻
我小声啜泣了几秒,就哭不出来了555,堪比滴眼药水,淦!

碎碎念2 

和白云妹妹认识大概有4年半了,emm我还是比较喜欢和朋友天天聊天那种,感觉什么都能说,和她就是很久不见面但出来玩一次也相处得很好的好朋友类型,但是我很难信任一个人。我不习惯展露自己的伤疤给其他人,她问我这个月发生了什么,有很多事情我都隐瞒了,感觉很奇怪,在饭桌上谈某些不开心的话题,我何必让她了解这些。
我打算明天一个人去看心灵奇旅,噢耶! :nyancat_rainbow:

Show thread

碎碎念 

下午陪白云妹妹做了三小时的头发,眼神逐渐涣散。
吃烤肉的时候,偶尔会不自觉地发呆,听她讲话也很开心,话说以前出来玩之前都会有点紧张,害怕自己聊天的时候不够有趣,不能逗笑她,这点这次很坦诚地告诉她了,之后聊天变得更加自然舒适了,是好事!
吃完饭抓着我去选光拍照,虽然被她吐槽过很多次我是直男拍照,可我就看不出哪里拍的很丑啊55 美女怎么拍,都很好看!! :siamese_017:
看她p图也忍不住小声笑,有捏脸2小时内味了hhh
她说我拍的太烂了,p图才能还原她的美丽 ✔:ak_04_004:

离谱啊,这就是现代社会吗?
我就在旁边,竟然和朋友线上聊天(?)

人狼村热起来了!好耶!!
冷圈人狂喜,给每条夸人狼村的嘟嘟都点了赞 :siamese_017:

自言自语 

和朋友聊起她想拍写真,莫名转到艺术图里的摄影技巧,我也不懂摄影啦,只是觉得写真类的照片应该挖掘、展现出人物的美,并与周围的景物浑然一体,体现出整体美。(个人审美观念www)
艺术图里的美,我想想,有戳中个人的xp因素如黑丝渔网之类的,有特色服饰、环境如和服、泼颜料、海洋中,外出景观的花草树木和光线如裸身在花丛中或者借住花朵突出身体某些部位的美丽,凭借女性的脸部、妆容、神情、动作一眼就能吸引人。
并不是一定要白瘦美,朋友觉得自己不够美,因为她以明星为标准,比起过分地苛责自己不够美,我更希望能发现自己身上的美,然后通过锻炼等方式在无形中塑造出自己的特点,将一块平平无奇的石头打磨成或是精致或是残缺等独具特色的艺术品这样的过程足够令人心驰神往。
想到那本没看完的书《论摄影》,因为感兴趣而去读书,讨论某一样事物有着各种各样的联想角度,还可以用准确的词语描述出来,真的很有意思啊

我和朋友大概放了10分钟的烟花,她还夸我好浪漫,太会了,我真的因为和朋友们一起放烟花开心起来了 :ablobcatheart:

Show thread

更新微信之后,赛博放烟花不是梦~
和朋友一起放烟花🎆,太美了555
建议选一个黑夜背景,更有感觉 :ak_04_004: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做到全方位无死角地在意所有议题,我们无不受制于自己的出身、经历、所受的教育,会对不同问题有着不同的热衷度,有着高低截然不同的“底线”。觉得在某个领域出众的人要在其他领域展现出一样的智识是不现实的,但同样,一个人并不需要这份对他人的“期望”也可以被冒犯到。一些观感的转变,很多时候不是因为对方没有满足我们强加于他的人设,而仅仅是因为他让自己感到不适的那一部分凸显了出来而已。

我一直不太喜欢长毛象或多或少“神化站长”的风气。一个人作为站点管理员的优秀,只是评判他的一部分而已。对技术的敬佩若要渗透到变成对一个人全方位的粉丝心态,实在让我很难赞同。在长毛象的各种争端中我已经看过无数次“无条件站站长”这样的说法,我一点也不喜欢,即使我可能和你同个立场。

这件事在我看来,双方都称不上有什么大错。虽然bgme的过滤教程的确是有冒犯性,但我相信他只是压力和疲倦下没有多想就发了出来,称不上恶意,但这个行为对该议题造成的伤害却也是显而易见的。赌站那边,我能理解他们对bgme的行为感受到的强烈不满。虽然我觉得他们的调侃算不上有多过分,冒犯到人了也是事实,但要贴上霸凌标签大概也蛮夸张。

双方我都能理解,而我觉得真正让我无法接受的反而是一些看客的说辞中透露出的双标。长毛象大规模声讨清雨象殆知阁问津小森林的场面比赌站三四个人开开站长玩笑可怕多了,不见得有几个人觉得大家的攻击性言语在霸凌超出了底线。除非你永远不会对其他人的言行感到愤怒不会骂人,不然那些“天呐你们怎么可以这样”的说法是很奇怪的。触到了你的雷点你也会骂人会阴阳怪气,而雷点人人不同。如果你觉得赌站做得不对,那你该论证的是bgme的行为并不应该让他被那样对待,而不是说“天呐你怎么可以骂人”,因为你自己并非不会做同样的事,你只是不会对bgme做同样的事。

说白了我觉得这件事的本质就是“过滤PTSD教程“是否让你感到冒犯到以至于阴阳怪气发这个教程的人是可以被接受的。这个答案它非常因人而异。而揣着对该议题的低敏感度表演理客中是很简单的。我要是语重心长地在你们狂骂殆知阁的时候来一句”无论你提议的事情有多么正确,但他人也有不听,不选择做正确的事的权利和自由“的大道理是多么搞笑。

对问题的敏感度不同引申出来的争议,最后已经到大家聊得根本不是一件事了着实令我感叹人类无聊。你的理客中要是不能运用到自己在意的领域中那就是空话,自己激情辱骂用“婚驴”’腚姐“的人,说男的都他妈傻逼,然后转头一口一个ptsd误用是语言的变迁的结果、叫别人少点情绪化。

世界上没有哪个议题天然比较值得关心,任何人在意的东西在其他人眼里都可能是piece of shit。在自己没那么关心的领域理客中,谈到在意的东西立马换一套逻辑和讲话方式我才真的觉得讨厌。

多点自我标准一致性的检查,少拿一套普世的标准去要求他人的作为,不如先问问自己做不做得到。

我发现和我妈聊天真的很有意思,她就是非常典型的封建中带点开放的中国式家长。我问她:你生女孩子就是为了让她嫁人找个归宿,生男孩就是让他娶老婆成家立业吗?她说是的,我又问:这些观点都是长辈从小灌输给你吗,你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吗?我妈:对,长辈说的很有道理啊,传宗接代天经地义的事情。 

我不置可否,继续问:女儿嫁出去了,就不是你家人,是夫家人吗?
我妈:对啊,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我开始杠:那你一边想念女儿的时候,叫她回来,说是家人。一边又说以后嫁出去,回来就是客人了,你不觉得自相矛盾吗?
还有女儿年纪到了,你们开始逼她相亲,凑合着过吧,这也能叫归宿?
她不做声了。
我还是无法理解,你辛辛苦苦养大一个女孩,给予爱和营养,最后却让她成为别人的家人,你怎么舍得
后面想了想,根植于她内心的传统观念,已经是她人格的一部分,即使我说再多,她也会天然地抗拒,否定自己这种事很难做到,同理,她也无法说服我,大家各持己见就好。
我又和她说起杀妻只判三四年,她一脸不可置信地说:怎么会呢
甚至她自己嫁的也不是一个好丈夫,同时也坚信这是"小概率事件",认为自己的儿女不会遭遇同样的事情,我失语了。
我妈的信息渠道主要就是抖音和自动推送的新闻、他人聊天,似乎我们为之愤怒的新闻,在他们那辈人眼中几乎完全是隐形的,建议被催婚的朋友多多和父母说点社会新闻www
(我爸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他比我妈还顽固,他的经典语录真是数不胜数,比如我让你吃饱穿暖,不就够了吗。)

『坂本龙一,与癌共生』
今日,69岁的日本音乐大师坂本龙一在微博上发布的一则消息引发关注。他自称继2014年被确诊为咽喉癌后,最近又被再度确诊为直肠癌,目前已顺利完成手术,正在接受治疗。鉴于自己的健康状况和全球疫情的影响,手头上的项目,坂本龙一将在接受治疗的同时尽力去完成,但仍有可能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取消部分工作计划。而此后的日子,他将“与癌共生”。

实际上,“与癌共生”的觉悟,坂本龙一早在2014年罹患咽喉癌时便有提及。2019年曾于国内院线上映的纪录片《坂本龙一:终曲》,记录了他在确诊为咽喉癌前后五年的生活。起初,该片的导演史蒂芬·野村·斯奇博是想要拍摄一部关于坂本龙一演奏……
阅读全文: :sys_link: posts.careerengine.us/p/60096e

#三联生活周刊

关于代孕这一问题,看首页从各个角度争吵了半天了,想提一点自己的理解。(可能不严谨很片面且有失偏颇)

17年左右,我是持有道德主义的观点,对代孕这一认识很浅薄,只是简单片面地认为这是剥削所以反对代孕合法化。18年转而认可现实主义,认为应当由社会效益决定是否合法,在代孕需求恒定存在的情况下,商业化的代孕是否能倒逼法律的完善,进而保障孕母的权益。现在我依旧是现实主义,但是在此基础上,我持有反对代孕合法化的观点。

在阐述观点之前,应该有一些需要注意的前提需要强调一下。

商业代孕合法化的前提是需要有完备的法律支撑,这无疑是繁琐且复杂的。从孕母的个体规范到整个行业行为规范,都需要相当完善且庞大的法律基础。这一点至少目前,且未来多年内应该是难以达到的。在这一前提没有达成的情况下贸然通过商业代孕合法化,只会产生更多灰色地带,压迫更多的孕母,违背了合法化的初衷。

除此之外,代孕面临最具争议的问题,除却法律,应当还有伦理因素。人是否拥有对自己部分权利的让渡的自由呢,这一自由的限制又在哪里?我们都知道罗翔老师说过,自由不能以彻底放弃自由为代价,利益的处分也必须考虑伦理规范的约束,过度的自由会导致强者对弱者的剥削。按照伦理规范而言,此类救助应当是出于人道主义的关怀而产生的,譬如血液捐助,器官捐献等等。既然如此,代孕是不是也应当遵循伦理,去帮助没有生育条件的群体呢?还是说女性可以凭借自由意志,选择让渡部分生育权(严谨说,应当是让渡部分身体处置权)去换取金钱等收益呢?

理清楚这点以后,我认为在从社会效益上而言,商业代孕合法化只能在短期内,对社会问题有所缓解,长期来看是弊大于利的。

第一,支持代孕合法化人群的想法是,代孕合法化会规范代孕行为,减轻对代孕母亲身体/精神/权益上的事实伤害,尽可能维护她们的权利。但事实是,没有十全十美的法律法规,也不存在绝对理想的环境去尊重每一位孕母的选择,部分个体遭受胁迫应该说是绝对会发生的。一旦这些个体遭受到了不公的待遇,这些人又该如何?

第二,商业代孕是否存在转移风险的可能。有优势地位的群体选择用金钱等物资换区代孕成果,继而转嫁自己的生育风险,是否可以等价为有钱人购买穷人的器官转移自身风险呢?既然器官购买不被允许,代孕又为什么能够被允许呢?

第三,代孕真的只会影响底层群体吗?现有压迫主要分为阶级压迫和性别压迫,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女性都沦为生育机器,地位低下,乃至现在,即使女性地位有很大提升,但女性依旧遭受着性别的压迫。当底层阶级不满足上层阶级的选择以后,是否每个阶级的女性(除了最顶层)都可能面临自己沦为商品的风险?那么是不是违背了部分现实主义赞同商业化代孕的初衷(帮助底层群体获得金钱/帮助无法生育的群体拥有自己的孩子)?从长远看,而这一行为,是否会波及整个女性层面,让女性掉回“生育机器”的地位,从而被动减少社会分工,逐渐从社会中被排斥?

第四,分娩是一定会对人体产生伤害的,只是每个个体遭受程度有所不同。那么,健康是否可以让渡呢,如果可以,那女性究竟可以为了金钱让渡多少的健康,是否应当建立统一标准呢?这一标准真的可以建立出来吗?我们认可无论男女,都应当是独立的个体,享有有限的自由。在分娩过程中,女性会被迫承受来自人体本身的不良反应,失去部分作为自由人的生活体验,这是否又能够被允许?

第五,商业化代孕的初衷是为了让部分群体获得金钱,而另一部分群体得到孩子。但是让部分群体获得金钱的方法有很多,譬如福利政策的完善,基础教育的完善,个人技能的培养,等等。有这么多种方法,为什么偏偏要选择最具争议性的一种呢?这样不仅会损害女性身体,还会让女性更加固定在现有能力和基层上,这样对社会发展真的会产生正面作用吗?

第六,根据各纪录片和对代孕村的采访可知,选择代孕的女性,绝大部分并不是因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情况往往是她们的父兄家庭好吃懒做,靠孕母所换得的金钱度日。暂且不论阶级,代孕在这样的小家庭单位内,也加固了群体对女性的剥削,长期如此会不会也加固整个社会对女性的剥削?

以上都是现实主义者对现实进行分析从而得出的粗浅结论,暂凭这几点,权衡利弊后,我个人得出了弊大于利的看法。同时我希望尽快将代孕入刑,在可能的范围内打击灰色地带。

Show older
小森林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也许我们从来不曾走过,但它一直在那里,总会在那里。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愿这里,成为属于你的小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