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2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9例,均为境外输入病例(上海2例,广东2例,天津1例,内蒙古1例,山东1例,四川1例,陕西1例);无新增死亡病例;无新增疑似病例。(国家卫健委网站)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fexQuApR

时间并不给人以多少周转余地 :它在后面推着我们,把我们赶进现在通往未来的狭窄的隧道。但是空间是宽广的,充满了各种可能性、不同的位置、十字路口、通道、弯道、180 度大转弯、死胡同和单行道。——美国学者苏珊·桑塔格,《土星照命》(选自《三联生活周刊》2021年20期)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febtaDk4

面对30岁,你想说什么?(未到的30岁的你们对30岁有什么展望;已过30岁的你们如何看待自己的30岁?)(图 @伊丽沙瓤 )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faQsrzsV

回复 @麦克寂静 :谢谢同事的报道,谢谢主人公带来的故事后续,祝福[心][心][心]// @麦克寂静 :嗯,代表我们家老秦来报个道。谢谢黄同学留下了我们之间那么多的美好。多年后再看到很感动。

- 转发 @三联生活周刊 : (图文:记者黄子懿)

三年前的采写北川中学的文章时,我心情复杂,不是滋味。现在回头看,我其实处理不了这么沉重的题材。一是因能力和经验,二则是近乡情怯。

北川离我成长的地方很近,也很远。虽彼此相邻,但那时的北川是绵阳最落后的一个县,地处山区,处在平原过渡地段的人们平日很少往里去,觉得那里神秘且遥远。直到地震发生后,北川县城因处在地震断裂带上,成了受灾最严重的县城。震后,我常站在老家县城的街头,看一辆辆军车和民用卡车从家门口的大街驶过,直奔北川的方向。后来,我长大那个安县老县城,成了北川震后应急指挥中心,进而是北川的临时县城,最后直接划归了北川。

北川最痛之处,莫过于北川中学,学生死亡数量过千,占全县一半以上,很多失踪学子却并未统计在遇难名单里。采访北川中学这些亲历师生时,我隐约中似乎能体会那种他们所说的“幻灭感”,只是角度不在相同——他们是我的同龄人,还是家乡人,为何却要背负这样的不幸?我感到了那种被厄运遗落下的侥幸,一种内疚与负罪感袭来。

采写的过程中,我经常想起文中所提的高中同学老秦。在震前,我很多关于北川中学的认知都来自于他。老秦来自北川县内的山区,初中时在北川中学念书,他中考成绩优异,免费进入绵阳一所寄宿制私立高中就读,在高中入学第一年成了我的同寝室友。

老秦为人简单纯朴,着装带有一丝老气,所以我们都叫他“老秦”。他会在卧谈时问出“男人为什么会好色”这类问题,也会因为在英语课上把“Jeff”念做“姐夫”的口音被我们嘲笑。每当这时,他总是跟我们一起乐呵,也不说话。周末时,同寝的室友大多都要回家,因北川偏远,老秦一学期只能回1-2次家,提前过上了候鸟般的大学生活。每次回家,他都会给我们带北川山里的烟熏老腊肉,那是一种我从未尝过的美味。

那一年里,老秦时常翻阅着一个的铁盒,出门时被他锁在柜子里,入睡时就放在枕头边——铁盒里装着有他所有的青春回忆,有纸条、信件和纪念物。他会一边翻,一边提及一个女孩的名字,那是他在北川中学念书时认识的心上人,铁盒里的主角。

地震时,我们上了高二,不再住同寝。那个地动山摇的下午,当所有人还不知道这场灾难意味着什么时,我在风餐露宿的学校操场见到了老秦。他还半开玩笑地对我说,如果以后余震还要跑,他第一个要拿的,就是他珍藏的那个铁盒。后来,当北川县城遭到浩劫的消息传来,他脸上再也没了血色,彷佛丢了魂一般,整夜窝在被窝,埋头哭泣。第二天,他和其他北川籍同学一起,找到老师,说要回到北川去,“走也要走回去”。老师当然没有答应,他们被留在临时搭起的帐篷里,等待前方消息。所幸老秦的家不在县城,在更远的乡下,父母均安,躲过一劫。只是,他心心念念的那位北川中学的姑娘,却音讯全无。

几天后,当我终于能上网,看到各大门户贴出一则北川中学幸存学生名单的新闻时,我赶紧打开网页,上下滑动鼠标,寻找那一个在寝室里耳熟能详的名字——谢天谢地,她在里面!只是那时候,我们都没有手机,我只有在 QQ 上把新闻链接给老秦发了过去,附上了几句鼓励的话。

我不知道老秦后来收到了那条消息与否,正如我不清楚他此后主要的人生轨迹是怎样的一样——高二时,我们已分班分科;高考后,他去了国内最好的军校,平日手机被教官严格看管,后来逐渐淡了联系。

那一次回北川采访,我特意找到了老秦的联系方式,想问问他近况,看看是否有机会能跟他叙叙旧。他告诉我,他军校毕业后去了重庆某部队服役,纪律严明,还有几年才能退役 。他还说,自己在部队里状态还不错,父母为他也离开了山村,来到重庆打工,一家人在震后多年终于又聚在一起。他如今还成了家,在绵阳市区买了房。而那个陪伴在他身边的伴侣,就是当年那个北川中学的姑娘。

震后第十年,他们结婚了。祝福老秦和北川中学。

(树林图为北川中学旧址,另外俩就是震后县城图)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faHVvHGX

东北豆腐,贼讲究 文|刘旭

在每个东北人的食物谱系里,还有那么一样食物始终守护着味蕾,那便是旁人不大知道的,一块豆腐。

和很多食物一样,豆腐也不可避免地被卷入到南北之争里。人们说,北豆腐,质地偏硬,颜色发黄,适宜炖炒。南豆腐,则细嫩爽滑,外皮白皙,煲汤为佳。我后来细细琢磨了一下,如果在南北之间找上个平衡点,那一定是东北豆腐。

东北豆腐好吃,究其缘由,还是在原料上。其一,黄豆滋味正,毕竟那是最优质的大豆产区。其二,水适合。倒不是自夸水质优良,只是松花江、嫩江等流域的水的酸碱度适用于做卤水豆腐罢了。

老祖宗说:“不时不食”,意在表明吃东西要应时令、按季节,一招一式都不能乱套。可温润如玉的东北豆腐偏偏叛逆得很,一年四季都占据东北人的餐盘。当然,它也有底气。因为无论哪个时节,它都能保持原初滋味,让食客大快朵颐。

瞧瞧炕桌上的餐点:水煎包、麻花、大果子是常客,他们始终按照某种规律的顺序更变。但碎花的小盘里,每天都固定地盛着一块豆腐,盘边放上几根小葱,外带一碗新榨的鸡蛋酱。

一筷头上来,那浓郁的豆香味直拍鼻子。第一口咬到的是豆皮,微微发硬,这是卤水赐予它的美妙口感,是纯天然的粗糙感。“吃这个,得蘸酱。”

幼时的我也像模像样地学起来,夹起一小块豆腐送进嘴里。先不吞咽,紧接着再放一块裹满豆瓣酱的鸡蛋在口中,然后再心满意足地咀嚼起来。酱料的咸鲜、鸡蛋的嫩滑、豆腐的细腻和独特香气全融汇在一块,谁也不抢戏,每种食材都尽力发挥自己的特色。咬到内里,口感比南豆腐筋道,比北豆腐爽滑,与果冻神似。滑溜溜地滚入食道,都不怎么用嚼。

除了蘸酱,还有一种生吃豆腐的方子稍微麻烦一点。那就是浇汁,姥爷也常做。备好几粒干辣椒,切成段,码进碗中。然后点火热油,感觉油温差不离,就猛地一下浇到碗里。趁着辣椒发出嘶啦嘶啦的声音时,倒上些酿造酱油,借它的咸味,再搁上点糖,提提鲜,料就算备好了。

盘中的豆腐像个待嫁的姑娘,端庄温婉。这时,备好的汁儿也不能鲁莽,要缓缓地浇进盘里。姥爷是典型的东北糙汉,但在做这道工序的时候,比谁都认真。汁儿顺着豆腐块淌下来,渗入细密的孔隙中。吃它的时候,切莫匆忙草率,要轻轻撅起一筷头,再反复蘸蘸盘底余下的汁水,这才罢了。

那口感倒是也很微妙,既不寡淡,也不咸涩。豆腐入口即化,滑而不腻,负责这道菜的硬实力;汁水呢,散漫口腔,鲜美可口,负责加强软实力。二者相得益彰,既有豆腐的臻美原味,还有汁水的可口鲜味。当年“料理”一词传入东北的时候,姥爷打趣说,这浇汁豆腐就是正牌的东北料理,贼讲究。

夏天暑气重,胃火大,多数人也就选择凉食豆腐。而到了数九寒天,熟吃就自然被提上议程。炖豆腐时,看着豆腐咕噜咕噜冒泡的样子,那多半是醉了。待到收汁浓稠,酒香、豆香、菜香,一起飘进鼻腔。冬日的餐桌上,它是发汗的好物。不但能吃菜,还能喝汤。它汤色金黄,顶部稍微飘着点儿油星,看起来很有食欲。

配上一碗热腾腾的香米,就着柔软细嫩的豆腐,一家三口边吃边望着窗外的皑皑白雪,好一派幸福的北国冬日景象。

东北人的食物序列还存有那不大起眼的豆腐,大概是因为这最为质朴的食物用它的细腻和温柔融化了异乡游子的苦涩和委屈。顺便以味觉作感召,令食客回了趟阔别已久的故土,让人看到亲情,觅到真正意义上的热闹。

(本文选自《三联美食》有删减)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fasF6rc4

】据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 ,近期个别综艺选秀节目中出现为支持偶像“出道”而产生的“集资打投”、“倒奶事件”等乱象,暴露出过度消费、非理性“应援”等问题。由演出行业演艺人员本人发起、组织的或以其所属经纪机构、工作室名义发起、组织的面向粉丝的商业集资行为,以及收受粉丝集资财物的行为,均涉嫌违反《演出行业演艺人员从业自律管理办法(试行)》的相关规定。中国演出行业协会道德建设委员会将针对此类行为启动评议程序,并根据评议结果对涉事演艺人员实施“联合抵制”等行业自律惩戒措施。

那么,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你如何看待这种粉丝自掏腰包集资向喜欢的艺人投票、打榜、买应援物资等此类事件? 网页链接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faaluBf0

在全球的科技巨头里,员工年轻化是普遍现实。根据美国薪酬调查机构PayScale的数据,2018年苹果公司的员工平均年龄是31岁,Google为30岁,Facebook、linkedIn是29岁。而国内的科技公司则更加年轻,比如腾讯、华为的员工平均年龄都在二十七八岁,相当于研究生毕业两三年的阶段。

- 转发 @三联生活周刊 : 】听说记者要找大龄的程序员聊聊,苏建祥很快就答应了采访。他把见面地点选在了深圳湾生态科技园的一家快餐店里,他迟到了一会儿,因为胃病犯了,中途去了一趟药店。

苏建祥个子不高,脸庞清瘦,头发剃得很短,穿着是典型的程序员式的——褐色的翻领外套,配宽松的休闲裤,脚上是运动鞋。一个有家室、35岁、在职场不上不下的程序员,他会面临一种什么样的处境?

苏建祥是个典型样本:他有一个4岁的孩子,每个月幼儿园学费5000元,各种培训班支出一两千;他在深圳买了两套房,一套自住,还有一套是给孩子以后准备的学区房,只有二三十平方米,但房贷加起来一个月要付3万多元,粗算下来,一个月差不多4万元的支出,他和在医院工作的妻子两个人的收入刚刚维持收支平衡。苏建祥曾算过,一旦自己失业,家里能支撑多久,结果让人悲观——他说,自己是属于那种失业不起的职场人。 :sys_link: 35岁程序员,早到的中年危机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f9Qg5g3t

(图文:记者黄子懿)

三年前的采写这篇北川中学的文章时,我心情复杂,不是滋味。现在回头看,我其实处理不了这么沉重的题材。一是因能力和经验,二则是近乡情怯。

北川离我成长的地方很近,也很远。虽彼此相邻,但那时的北川是绵阳最落后的一个县,地处山区,处在平原过渡地段的人们平日很少往里去,觉得那里神秘且遥远。直到地震发生后,北川县城因处在地震断裂带上,成了受灾最严重的县城。震后,我常站在老家县城的街头,看一辆辆军车和民用卡车从家门口的大街驶过,直奔北川的方向。后来,我长大那个安县老县城,成了北川震后应急指挥中心,进而是北川的临时县城,最后直接划归了北川。

北川最痛之处,莫过于北川中学,学生死亡数量过千,占全县一半以上,很多失踪学子却并未统计在遇难名单里。采访北川中学这些亲历师生时,我隐约中似乎能体会那种他们所说的“幻灭感”,只是角度不在相同——他们是我的同龄人,还是家乡人,为何却要背负这样的不幸?我感到了那种被厄运遗落下的侥幸,一种内疚与负罪感袭来。

采写的过程中,我经常想起文中所提的高中同学老秦。在震前,我很多关于北川中学的认知都来自于他。老秦来自北川县内的山区,初中时在北川中学念书,他中考成绩优异,免费进入绵阳一所寄宿制私立高中就读,在高中入学第一年成了我的同寝室友。

老秦为人简单纯朴,着装带有一丝老气,所以我们都叫他“老秦”。他会在卧谈时问出“男人为什么会好色”这类问题,也会因为在英语课上把“Jeff”念做“姐夫”的口音被我们嘲笑。每当这时,他总是跟我们一起乐呵,也不说话。周末时,同寝的室友大多都要回家,因北川偏远,老秦一学期只能回1-2次家,提前过上了候鸟般的大学生活。每次回家,他都会给我们带北川山里的烟熏老腊肉,那是一种我从未尝过的美味。

那一年里,老秦时常翻阅着一个的铁盒,出门时被他锁在柜子里,入睡时就放在枕头边——铁盒里装着有他所有的青春回忆,有纸条、信件和纪念物。他会一边翻,一边提及一个女孩的名字,那是他在北川中学念书时认识的心上人,铁盒里的主角。

地震时,我们上了高二,不再住同寝。那个地动山摇的下午,当所有人还不知道这场灾难意味着什么时,我在风餐露宿的学校操场见到了老秦。他还半开玩笑地对我说,如果以后余震还要跑,他第一个要拿的,就是他珍藏的那个铁盒。后来,当北川县城遭到浩劫的消息传来,他脸上再也没了血色,彷佛丢了魂一般,整夜窝在被窝,埋头哭泣。第二天,他和其他北川籍同学一起,找到老师,说要回到北川去,“走也要走回去”。老师当然没有答应,他们被留在临时搭起的帐篷里,等待前方消息。所幸老秦的家不在县城,在更远的乡下,父母均安,躲过一劫。只是,他心心念念的那位北川中学的姑娘,却音讯全无。

几天后,当我终于能上网,看到各大门户贴出一则北川中学幸存学生名单的新闻时,我赶紧打开网页,上下滑动鼠标,寻找那一个在寝室里耳熟能详的名字——谢天谢地,她在里面!只是那时候,我们都没有手机,我只有在 QQ 上把新闻链接给老秦发了过去,附上了几句鼓励的话。

我不知道老秦后来收到了那条消息与否,正如我不清楚他此后主要的人生轨迹是怎样的一样——高二时,我们已分班分科;高考后,他去了国内最好的军校,平日手机被教官严格看管,后来逐渐淡了联系。

那一次回北川采访,我特意找到了老秦的联系方式,想问问他近况,看看是否有机会能跟他叙叙旧。他告诉我,他军校毕业后去了重庆某部队服役,纪律严明,还有几年才能退役 。他还说,自己在部队里状态还不错,父母为他也离开了山村,来到重庆打工,一家人在震后多年终于又聚在一起。他如今还成了家,在绵阳市区买了房。而那个陪伴在他身边的伴侣,就是当年那个北川中学的姑娘。

震后第十年,他们结婚了。祝福老秦和北川中学。

(树林图为北川中学旧址,另外俩就是震后县城图)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f9FoxWso

三联*美赞臣 邂逅妈妈之外的身份线下分享会,《三联生活周刊》副主编吴琪、资深主笔徐菁菁正在为您分享 :sys_link: 三联生活周刊的微博直播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f9mqwEX5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是王维最广为流传的诗句之一。不久前,中建宸庐项目走进王维晚年生活的辋川,体会1200年前的诗画风雅。那时的他,潇洒着自己的潇洒,这是令现代人向往的“闲适自在”的生活。未来,中建宸庐项目也将把这种生活状态,在顺义潮白河政央别墅区重新呈现。为溯源“闲适自在”的辋川生活, ,向盛唐山水诗人王维致敬 欢迎在评论区留言,列举王维一句诗词,表明喜欢的理由,点赞最多的评论,将获得价值500元的汝窑茶具套装。欲了解更多详情请点击 :sys_link: 1200年后,王维的辋川复活了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f9jtFlcx

【国家网信办:

5月12日,国家网信办发布关于《汽车数据安全管理若干规定(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汽车机构运营者收集个人信息应当取得被收集人同意,法律法规规定不需取得个人同意的除外。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f91rbYYv

:被盗文物已全部追回,抓获涉案违法犯罪嫌疑人39名】杭州市公安局、临安区相关负责人今天(12日)下午17时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钱镠墓被盗掘、非法倒卖文物案侦办进展情况,目前该案主要犯罪嫌疑人已经全部到位,现处于分批审理诉讼阶段,相关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中。

据介绍,2020年3月,杭州市公安局临安区分局在工作中发现一条重大线索。部、省、市公安机关高度重视,成立了省市区三级联合专案组(代号“3.24”专案),按照“时刻紧盯、适时打击、人赃俱获、确保文物不流失”的原则开展专案经营侦办工作。

2020年5月23日,侦查发现蒋某某等人前往广州准备倒卖文物的重大线索后,立即组织警力赶往广州,在当地警方配合下,成功将犯罪嫌疑人蒋某某、李某某、刘某抓获,当场查获金玉腰带、古剑等一批珍贵文物。经审查,犯罪嫌疑人交代,该批文物系2019年5月以来从钱镠墓盗掘所得。

2020年5月26日,专案组根据犯罪嫌疑人审查交代及前期深度经营发现的文物销赃情况,兵分广东、湖南、广西等地组织抓捕,一举抓获盗、销、收文物犯罪嫌疑人14人,追缴全部被盗文物。通过专案深挖细查,发现涉及全国其他省市的盗掘古墓葬线索10余条。目前公安部组织各地公安机关仍在侦办中。

经过缜密侦查和全链条打击,公安机关成功破获这一盗掘古墓葬、非法倒卖文物案,查明蒋某某等犯罪团伙盗掘钱镠墓等古墓葬,并倒卖文物非法获利的犯罪事实,目前抓获涉案违法犯罪嫌疑人39名,追回涉案文物共223件,其中实施盗掘钱镠墓的犯罪嫌疑人2名,经梳理核对犯罪嫌疑人作案时拍摄的文物照片,结合供述、辨认等情况,确认该墓被盗文物175件已全部追回。

临安是五代十国时期吴越国王钱镠的出生地和归息地,为做好钱镠墓的保护和管理,1988年,临安县设立钱王陵公园管理所。管理所负责吴越国王陵的文物保护、环境保护等相关工作,并先后于1994年和1997年,对钱王陵园外部环境进行了修缮改造,恢复了神道、门阙、牌楼,修建了钱王祠等建筑。(央视新闻客户端)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f8OMEZsi

邮政管理局:系退件】5月11日,江苏苏州。针对浒关青花路快递中转站现滞留“宠物盲盒”一事,涉事快递称因全网禁止活体动物违规寄递,无法退回到发货商家。当地邮政管理局表示系退件。(澎湃新闻)

- 转发 @三联生活周刊 : 目前,苏州市邮政管理局正在对案件情况进行详细调查,后续将尽快根据调查情况依法处理并通报结果。苏州市邮政管理局已要求苏州中通对该批动物进行妥善处理,目前苏州中通已完成无害化处理。下一步将进一步加大《动物防疫法》、《禁止寄递物品管理规定》等法律法规的宣传力度,督促企业严格落实禁止限制寄递物品规定,严格规范受保护的野生动物以外的活体动物寄递行为。(苏州市邮政管理局)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f8K2Few2

目前,苏州市邮政管理局正在对案件情况进行详细调查,后续将尽快根据调查情况依法处理并通报结果。苏州市邮政管理局已要求苏州中通对该批动物进行妥善处理,目前苏州中通已完成无害化处理。下一步将进一步加大《动物防疫法》、《禁止寄递物品管理规定》等法律法规的宣传力度,督促企业严格落实禁止限制寄递物品规定,严格规范受保护的野生动物以外的活体动物寄递行为。(苏州市邮政管理局)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f7UEjvAV

郑海洋的班主任说,震前,他长相清秀,身高1.83米,不仅成绩不错,运动也样样精通。失去双腿后,学习、生活样样需要他人帮助。巨大的落差让他难以接受,“啥子都难熬”。文字成了他新的发泄渠道,那时的郑海洋上课时头就一埋,他知道郑海洋不想听课,却不知如何安慰他。

- 转发 @三联生活周刊 : #512 2008年5月12日,师生们都记得,教学楼垮下来的那几分钟,整个校园没有一点声音,安静得让人不寒而栗。“完全是蒙的,都傻了。”教学楼的垮塌让北川中学伤亡异常惨重:当高一年级异地复课时,原有整个年级10个班,最后只组成了3个班,震前每个班60人左右;高二也是10个班,有接近4个班人数的学生复课时没有回来。

作为地震中伤亡最惨重的学校,北川中学10年来一直在外界庇护中恢复、成长。当年捐赠资金汇聚于中国侨联,后者在全球募集2亿元,全权负责北川中学的援建工程。2009年5月12日地震一周年之际,新北川中学正式动工。

如今,所有教学楼都低于4层,抗震强度达到8级,多采用开放式设计,建筑入口几乎向外敞开、不设门,以增加师生的安全感。敞开的入口旁,有应急疏散通道,还有无台阶障碍残疾人通道。虽然最后一批伤残学生早于六七年前毕业,但这些通道似乎仍提醒着人们那些并不久远的往事。 :sys_link: 13年过去,北川中学的蜕变与涅槃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f7gMemhU

】2020年7月5日,家住杭州三堡北苑小区的来大姐深夜离奇失踪,家属出10万寻人,后经公安机关侦破,发现其丈夫许国利有重大作案嫌疑。据杭州中级人民法院的开庭公告,许国利涉嫌故意杀人一案,将于5月14日上午9点开庭(钱江晚报)

- 转发 @三联生活周刊 : 【消失的爱人:杭州失踪案幕后调查】我们走访了来惠利和许国利生活的地方,通过在杭州、诸暨的调查,做了一篇接近四万字的文章,分为六部分,来讲述他们的故事。 :sys_link: 【消失的爱人:杭州失踪案幕后调查】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f7aOmtui

#512 2008年5月12日,师生们都记得,教学楼垮下来的那几分钟,整个校园没有一点声音,安静得让人不寒而栗。“完全是蒙的,都傻了。”教学楼的垮塌让北川中学伤亡异常惨重:当高一年级异地复课时,原有整个年级10个班,最后只组成了3个班,震前每个班60人左右;高二也是10个班,有接近4个班人数的学生复课时没有回来。

作为地震中伤亡最惨重的学校,北川中学10年来一直在外界庇护中恢复、成长。当年捐赠资金汇聚于中国侨联,后者在全球募集2亿元,全权负责北川中学的援建工程。2009年5月12日地震一周年之际,新北川中学正式动工。

如今,所有教学楼都低于4层,抗震强度达到8级,多采用开放式设计,建筑入口几乎向外敞开、不设门,以增加师生的安全感。敞开的入口旁,有应急疏散通道,还有无台阶障碍残疾人通道。虽然最后一批伤残学生早于六七年前毕业,但这些通道似乎仍提醒着人们那些并不久远的往事。 :sys_link: 13年过去,北川中学的蜕变与涅槃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f70kza9R

Show older
小森林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也许我们从来不曾走过,但它一直在那里,总会在那里。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愿这里,成为属于你的小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