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宴 boosted

我觉得这篇好精彩,张哲瀚的美国粉丝意识到自己是“境外势力”,对偶像的维护反而可能给他在中国政府那里带来更大的麻烦。。。中美追星人以奇怪的方式连结起来了。。。
theinitium.com/article/2021120

为什么要对一个人生一夜之间天翻地覆的孩子道德审判啊,就批判最擅长,一点点宽容都留不下……

啊,不小心把“稍后再看”一键清空了😵

刷首页看到“喊冤姿势”就立马停止了,预感到再往下看会迅速积攒怒气。没有人会感同身受的,也不该要求他人感同身受,这是个虚伪的词,不过是人人都在自己的漩涡里沉没,彼此的痛苦并不交叠。

。 

以前觉得网络平台都挺自由,观点视角都是多样的,即使网友无休止的争论一些事情,也不会有谁一定要盖棺定论,大家看热闹,看稀奇,作为观光游客,像海绵一样吸收一切,那时候只要好好说话,被骂被冲的风险是挺低的。但渐渐的,大家争当主人翁,平台成了网络之家,你家我家总是占道重叠,大门敞开总有不速之客,矛头一起恨不得拿把刀把对方砍了去,还要集结一家亲戚老小朋友邻里讨说法,普通人不敢劝架,不乐意围观,自觉地把嘴巴缝起来,眼睛捂上,安慰自己一切都很好,把那些不可理喻令人咋舌的新闻当成小概率事件。然而一年年过去,那种被绳索勒紧的感觉都更加强烈,想要张嘴呐喊,才发现舌头已经被剪掉了。
互联网变得好没意思。

毛象除外--俺的精神疗养院🦣

不要踩气球了,踩我吧,记得轻一点

Show thread

怎么会有老婆妹妹那么漂亮可爱的人😭

俺现在看大爷就像个排雷兵,连土带雷挖出来塞在埋雷的手上,再附赠一个打火机,冲人喊 “来嘛,炸了吧”

在烂人当道的世界里,好好生活都成了一种侥幸,本来我走了大运,后来爱成了谋杀我自己的凶器。

别看 

被一个关注大V恶心到,我以为关注列表怎么也该清干净了,没想到这一阵风波又引出了一些臭虫。大V这么看透本质,怎么就不核实事情真相呢,评论里又是一贯论调“喜欢张xx的哪还有正常人”,好人被你们逼死那正常人还能正常吗,诚心祝愿您们去死。

凌晨接到同事代班请求,早上七点多就得起床,我看起来是不需要好睡眠的是吗😭

看胖和龙打球,以我很不专业的视角来看,就是一个大刀阔斧,杀气腾腾,毫厘不让,一个灵巧流畅,掌控节奏,游刃有余,大概是砍人和点穴的区别(bushi),都很好看。

睡了一天…… To do list一个都没做 :bili_2233_yumen:

聚宴 boosted

刚刚想起一件事:当前简中互联网已经进入一种“无论谁出事吃瓜群众都纷纷叫好”的状态。我觉得这往往和当事人并无关系,而是舆论本身已经丧失了维护社会道德这一朴素的功能,或者说“社会道德”本身已经被维稳体制摧毁了,道德不再是一种自发的、内在的追求,道德是一种电击惩罚机制,是“触犯→惩罚”这样一个简单的反馈回路,甚至连这个回路都可以是反的,普遍是先有惩罚再思考“我/他犯了什么事”。强权以道德的名义剥夺普通人的自由,但这并没有提高社会的道德水平,反而使道德与自由一道消失了。

如果能掌握拒绝的说话艺术 

就不会被互关邀请入群“做作业”,也不会看大家讨论哪个人脉靠不靠谱,更不会看着群名“永远跟党走”陷入沉默。
……

今天去看了梅花鹿,病恹恹的,身上是干透的泥土,绒毛结成缕,鹿角被砍掉,磨得光秃,远离山坡上年轻的鹿群,就在围栏边静静坐着,小孩子不懂,看着泪液分泌物说“它在流血”,会问看护员“它的角呢?”
“有角的话早就被杀啦。”
我真的被那句答案重击,与生俱来的美丽,总在失去时才最最惊心。

Show older
小森林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也许我们从来不曾走过,但它一直在那里,总会在那里。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愿这里,成为属于你的小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