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archa tenebricosa是一种欧洲的叶甲,被称为“流鼻血甲虫”(Bloody-nosed beetle),遭受威胁时,它会弄破嘴里很薄的表皮,让红色的血淋巴液流出来,好像流鼻血。这种液体对捕食者而言是很难吃的,使之放弃吃它的念头。

图1,来源:Alamy,pqpictures.co.uk

图2,来源:Minden Pictures,作者:Richard Becker

:icon_weibo: weibo.com/1862961765/KzlKwujI0

9月22日 宝兴百合 Lilium duchartrei

百合属植物分布于北温带,中国是全世界百合属物种的分布中心,全世界的百合属有三分之一以上原产在中国。

七月是宝兴百合的花季。这是一种美丽的植物,白色或粉红色下垂的花朵,花被片内面有许多紫色的小斑点,就像一顶俏皮的小花帽,还有着令人愉悦的香味。宝兴百合属于百合属卷瓣组,这个组里的百合花开放时大多下垂,同时花被片反卷,雄蕊向外张开,呈现灯笼状,除了卷瓣组,还有花朵巨大呈喇叭形的百合组,身形小巧玲珑花朵钟形的钟花组等。

说到宝兴百合,不得不提一个人。19世纪,巴黎自然博物馆标本的采集员阿尔芒•大卫神甫(Armand David,中文名谭卫道)。他在穆坪(现称宝兴)邓池沟工作四年,发现了189个新的动植物物种,其中不仅有宝兴百合,还有著名的珙桐。使中国西南部这个物种多样性的宝库,第一次进入到生物科学界的视野中。

作者 @喵喵植物控

:icon_weibo: weibo.com/1862961765/Kzl8L1N2Y

中秋快乐!送大家一枚圆圆的兔狲酥皮月饼!

(2019年最佳自然摄影大赛得奖作品雪地里的兔狲)

拍摄者:Thomas Vijayan

:icon_weibo: weibo.com/1862961765/KzcvwAcy9

9月21日 四羊方尊

四羊方尊被称作国宝重器,高58.3厘米,重约70斤,是商代最大的青铜尊。四羊方尊的雕饰繁复,全身覆盖着细密的云雷纹,颈部装饰有蕉叶纹、三角夔纹和兽面纹,肩部四角伸出四个卷角羊头,尊腹便是羊身,羊腿和羊蹄附于圈足上。

考古学家对两处殷墟遗址出土的动物骨骼进行 ...

:icon_weibo: weibo.com/1862961765/Kzbq1zbW9

箭根薯(Tacca chantrieri)形状诡异的花,令人想起……飞天面条大神

图1,来源:Flickr,作者:C. R. Strebor

图2,来源:wikimedia,作者:Leyo

图3,来源:wikimedia,作者:Ralf Steinberger

:icon_weibo: weibo.com/1862961765/Kz2GFfob8

9月20日 针吻鱼vs喙嘴龙

相信大家都听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一成语,而在德国侏罗纪晚期的地层中所发现的一件编号为WDC CSG 255的化石标本,就完美地诠释了这个场景:一只翼龙接近水面捕鱼,却被一条大鱼咬住,双双沉入水中,同归于尽。

这件化石包括一只完整的喙嘴翼龙(Rhamphorhynchus),它喉咙的位置,还能看见一条被吞下的小鱼。喙嘴翼龙生前可能飞行在靠近水面的位置,用嘴捕鱼,长长的尾巴能辅助在空中维持平衡。

化石里的另一个“角色”是一条针吻鱼(Aspidorhynchus),在过去的化石纪录中曾在它们的腹中找到鱼类的残骸,甚至发现过小型爬行动物。喙嘴翼龙掠近水面的时候,遭到了它的攻击,被咬住了翅膀。

根据针吻鱼头部骨骼结构的可动性判断,它无法咽下如此大的猎物,喙嘴翼龙除了被咬到的翅膀上,支撑翼膜的指节有部分分离外,其他身体部份都是完整的。科学家据此推断出,可能是这条鱼咬到翼龙后,反而被翼膜上的纤维缠住,最终与猎物同归于尽。看来贪心不足蛇吞象的事儿真的不能做,搞不好连命都得赔上。

作者 廖俊棋

:icon_weibo: weibo.com/1862961765/Kz268gnhd

9月19日 霸王龙

2010年,克雷格•普菲斯特(Craig Pfister)在美国蒙大拿州发现了一头霸王龙的化石。这只霸王龙发掘出来之后,丹麦企业家尼尔斯•尼尔森(Niels Nielsen)将其买下,命名为“Tristan Otto”。

私人购买化石往往是科学研究的公敌,很多具有重要价值的化石因之失去研究机会,甚至滋生了盗掘、走私产业。然而由于国际相关法律仍未完善,很多古生物学家都只好把无奈往肚子里咽。尼尔森将Tristan Otto赠送给博物馆,供大众参观和研究,不得不说是一桩义举。

Tristan Otto被安置在德国的柏林自然科学博物馆(The Museum für Naturkunde Berlin)。它是欧洲唯二的霸王龙原装化石之一(另一具在荷兰,名为Trix)。2020年6月19日,Tristan到尼尔森的家乡哥本哈根出了个差,在丹麦自然博物馆以“恐龙之王”的主题展出。

霸王龙Tristan生活在6600万年前的晚白垩世,死前年仅20岁。对霸王龙而言可谓是英年早逝。Tristan 12米长、4米高,在同龄霸王龙里也算个大块头。Tristan的颌骨上留有数量惊人的伤痕。敢在霸王脸上留疤的,那只能是另一位霸王。打架贯穿霸王龙的一生。小时候和巢里的兄弟姐妹打,长大了和竞争对手打。天天打架,那受伤自然是家常便饭。

作者 @我自己掰一个

:icon_weibo: weibo.com/1862961765/KySzxr25T

眼斑真鳃海蛞蝓Eubranchus ocellatus,长相诡异仿佛来自另一星球

图1,来源:The Slug Site,作者:Christiane Waldrich

图2,来源:Flickr,作者:Go Zilla

图3,来源:reeflex.net,作者:Patrick Ess, Schweiz

图4,来源:instagram,作者:ilovenudis

:icon_weibo: weibo.com/1862961765/KyJPFsTG9

9月18日 香港巴豆 Croton hancei

说到巴豆,就想起搞笑电视剧里的“一泻千里”。巴豆种子中含有一种叫巴豆素的植物蛋白,与蓖麻子中的一些毒蛋白相似。细胞接触到巴豆素后会坏死并发生溶血,所以巴豆毒性很大,误服巴豆并不像电视剧里那样滑稽。

而我们今天要介绍的植物是巴豆的亲戚,中国特有的珍稀物种香港巴豆。

1850年,汉斯(Henry Fletcher Hance)的中国香港(具体地点不详)首次采集到这个物种。之后很多年没有再发现,直到1997年香港植物标本室职员林英伟再次采集到,经过华南植物研究所的专家鉴定,确认是香港巴豆,此时这种植物已经“消失”了一个半世纪了。

香港巴豆在中国的踪迹不仅限于中国香港,在广东、广西均有发现,但目前仅知香港青衣岛有一处稳定的野生种群。2006年估计有1700株野外个体,被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红色名录中,为濒危级。

幸运的是,香港巴豆的人工繁育还算成功。现在可以在香港的城门郊野公园里,看见人工繁殖的香港巴豆。人们在试验区栽培成功后,会将它重新引入合适的自然栖息地,希望建立起更多的野外种群。

作者 @翦翳翎

:icon_weibo: weibo.com/1862961765/KyJp7DOpV

9月17日 荒漠金鼹 Eremitalpa granti

荒漠金鼹圆滚滚的身材看不见四肢,穿梭滚动像一滴水银,极其可爱。荒漠金鼹在沙漠表层中活动,用强有力的前肢拨沙,不会挖出隧道,而是一往无前地挖过去,隧道在身后就坍塌了,这种行动方式被称为沙中游泳(sand swimming)。

正如你已经看见的,荒漠金鼹是瞎子,它捕食依赖的是一种特殊的声音。

哺乳动物的耳朵里有三块听小骨,锤骨、鞍骨和镫骨,用来传导鼓膜所接收的声音。一般来说,听小骨是全部骨头里最小的,但荒漠金鼹的锤骨奇大,重量可达60毫克(人类的锤骨只有28毫克)。

固体中传播的声波,会通过头盖骨到达听小骨,称为惯性骨传导(inertial bone conduction)。在传导声音时,听小骨构成一个转动的杠杆结构,一般说来,动物的锤骨重心,不会太偏离这个杠杆旋转围绕的轴,否则就会因为惯性骨传导,听到很多不需要的杂音。

但荒漠金鼹的超级锤骨,重心远远偏离了旋转轴,这样它就刻意加大了惯性骨传导。另外,巨大的锤骨惯性大,能够在传导震动时保持静止。它把脑袋埋在沙子里,就可以通过惯性骨传导,听到地下的低频震动,从而确定何处有长着植物的小丘,找到小丘上的昆虫作为食物。

作者: @松鼠濑尿虾

(附可爱动图)

:icon_weibo: weibo.com/1862961765/KyzOEDMAL

加岛信天翁(Phoebastria irrorata):张嘴说,啊~

图片来源:galapagosconservation,作者:Judi Miller

:icon_weibo: weibo.com/1862961765/Kysw0uABd

9月16日 桫椤 Alsophila spinulosa

桫椤科Cyatheaceae是真蕨中一个独特的类群,大多数拥有和树一样形状直立的茎,故而得名树蕨。桫椤最早出现于侏罗纪晚期,在恐龙时代曾广泛分布于欧洲、美洲和亚洲,与裸子植物共同组成覆盖地球的森林。

桫椤是最早被列为国家一级保护植物的物种之一。经过数十年的生境修复,桫椤的种群数量回复,1999年降为二级。

虽然处境有所好转,但仍有大量的桫椤遭到不法盗挖。“蛇木板”是笔筒树和桫椤等茎干制品的代称,质地疏松透气,用于兰花种植。不过现在因为管控严格,加之便宜又好用的替代品不少,桫椤蛇木板的使用已经越来越少。

虽然桫椤已经有成熟的人工繁殖技术,市面流通的大型桫椤盆栽,依然不是合法取得的。一是从孢子体到长大需要的时间太长,二是对种植环境的要求太高,很难大规模培育又大又漂亮的商品化桫椤植株。除了桫椤以外,市面上热卖的又大又便宜的大型金毛狗蕨和观音坐莲蕨,也统统都是采挖的野生个体。不知道这种“下山进城”的悲剧,又会在多少古老的蕨类植物里出现。

作者: @柏淼ccc

:icon_weibo: weibo.com/1862961765/KyqC0pm07

颜色奇幻的铜绿球盖菇(Stropharia aeruginosa)

图1,来源:Anneli Salo / Mushroom Observer

图2,来源:Annika Juhkanson / Mushroom Observer

图3、4,来源:Achim Kluck / Flickr

:icon_weibo: weibo.com/1862961765/Kyiwan3P2

9月15日 象鸟

第一次看见巨大如足球的象鸟蛋的人,都会发出和我一样的疑问:“这是真的吗?”

从残存骨骼和DNA判断,曾经存在至少4种象鸟,其中的巨象鸟(Aepyornis maximus)高度可以超过3米,体重在350-750公斤。2018年的一项研究认为泰坦象鸟(Vorombe titan)可以达到860公斤,是人类已知最重的鸟。

现存鸟类中与象鸟亲缘关系最近的,是生活在新西兰,且身材娇小的几维鸟。也许是它们保留着飞行能力的共同祖先,从南美分别飞到马达加斯加和新西兰。很多岛屿鸟类不约而同丧失了飞行能力,并在岛屿走上了“大型化”之路,最终象鸟成为了长着“大象腿”的怪物。

人类和象鸟在马达加斯加岛上共同生存了相当长的时间,这意味着人类的猎杀可能不是象鸟灭绝的首因。栖息地的丧失可能是更重要的因素——从人类登上马达加斯加起,岛上的森林植被一直在大量减少,原始森林已减少了90%。

巨鸟游弋于丛林已成往事,马岛上还有众多迷人的特有野生动植物,它们和整个岛的生态环境融为一体。如果不能思考明白人与其他生物之间的关联,我们将面临重蹈象鸟覆辙的风险。

作者 @钟蜀黍满脸黑线

:icon_weibo: weibo.com/1862961765/Kyhf92bXv

9月14日 电鳗

在亚马逊雨林深处的河流中,生活着巨大的“水怪”。。它们专门等着陆地上的生物过河,当你下水的时候这些水怪会释放魔法将你麻痹,使你倒在水中溺毙。这个故事曾经出现在无数地摊文学作品当中,也是我小时候挥之不去的噩梦之一。其中水怪的原型就是电鳗。

电鳗虽然叫鳗,但它属于电鳗目,和日本鳗鲡亲缘关系比较远。原先电鳗是一个种,后来通过对上百个样本形态、基因和分布等特征的分析,生物学家将其分成三个种,它们分别是电鳗(Electrophorus electricus)、伏打电鳗(E. voltai)和瓦氏电鳗(E. vari)。

电鳗身体后部充满了一种特化的肌肉组织(主要是轴下肌)构成的放电体,每个放电体大约可以产生0.15伏特的电压,而上千个放电体组合起来就相当于一块巨大的蓄电池,让电鳗可以释放出500-800伏特的“高压电”。

在应对来自水下的对手时,电鳗可以将身体弯曲,将电流聚集到一个点,这让我想起了御坂美琴的“超电磁炮”。为了减小电流在空气里的传导损失,在面对陆地上的敌人时,电鳗还会跃出水面,将身体贴着对手持续放电。

作者 @二猪

:icon_weibo: weibo.com/1862961765/Ky7PUherj

2014年,澳洲的极端高温天气让大量果蝠中暑死去,它们的幼崽因此成了孤儿,幸运的是,野生动物保护组织Australian Bat Clinic和Wildlife Trauma Center接收了这些小蝙蝠❤

:icon_weibo: weibo.com/1862961765/KxYTb4WHI

Show older
小森林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也许我们从来不曾走过,但它一直在那里,总会在那里。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愿这里,成为属于你的小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