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阿峥 boosted

Day1打卡 

昨天11点就关手机了!🎉
不过做梦梦见自己在玩手机就很离谱555

终于看完了萨特的《存在主义是一种人道主义》正文基本都能理解,但后面的与萨特的对话小节部分,因为缺乏相关知识,无法理解,去年就是卡在这里!等以后看的书多了,或许才不会一脸懵逼吧(。)
以下是读书笔记,摘抄+总结概括+个人废话理解……

★①无神论存在主义,上帝不存在的前提,一个东西先于其本质存在,即存在先于本质。
客观实在的物体如脆皮年糕,先要有脆皮年糕的存在,人才可以对它下定义,外壳脆脆的,内芯是年糕,你给它取名叫脆皮年糕,或者符合这样性质的东西就是脆皮年糕,“脆皮年糕”的定义/概念就是其本质。

★②那又该如何定义“人”呢?“人性”、
人的实在(human beings)又是什么样的?
上帝并没有提供一个“人“的概念,人性自然也是“无”的状态,人就是人,人由自己的选择、意愿决定,成为自己认定、肯定的人,人除了自己认为的那样,什么都不是。这也是存在主义的第一原则,类似你将一团泥胚塑造成自己想要的工艺品,怎么冲向这个目标、这种可能性的未来由你自己做出选择来决定,是你“个人意志”的体现。

★③继而引出人应对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负责,不仅对自己负责,还要对所有人负责。
你可能不理解为什么要对他人负责?人在做选择时,也在为他人提供选择。比如你选择一夫一妻,杀人放火,他人看到了这种可能性,他可能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或者说你并不是孤立于世上的,所做的选择自然会对世界、其他人产生一定的影响。(个人理解,还挺废话的。)
在铸模自己时,也铸模了人,在这个角度上,人做选择时承担的责任比设想得重大的很多。

★④除了选择外还有什么塑造人呢?是行动
"世界上没有懦弱的气质这样东西。有的人的气质容易紧张;有的人贫血;有的人感情丰富。但是贫血的人并不因此而是个懦夫,因为使人成为懦夫的是放弃或者让步的行为;而气质并不是一种行动。一个人成为懦夫是根据他做的事情决定的。"(肯定人的主观能动性和行动,而且阶段性的事迹并不能决定人的性质,懦夫可以行动变成/超越英雄,英雄同样可以变成懦夫。)
人类的行动是超越的,那就是说,它总是在现在中孕育,从现在朝向一个未来的目标,我们又在现在中设法实现它;(动态的行动与目标)

★⑤一定有人会怀疑行动后目标一定会实现吗?如果不能实现,为什么要努力抗争?
"绝望是我的基本目的不可能实现,即一个人的生命显示着它本身是一种失败;凡是他想要完成的,他无法实现。他甚至无法构想他所愿意构想的,或者去感觉他所愿意感觉的"(结果不可能实现的绝望,冲向未来的过程是希望)
人是什么还没有得到确定。我们都不是完整的人。我们都是在努力斗争以期达到人的关系和人的定义的存在(beings)。"

总结:人在决定自己成为什么样的人时候,有着朝向未来的目标,这过程是充满希望的,体现着个人的自由意志与行动的决定作用,但因为基本目标不可能实现(我们终有一死),感到绝望而走向悲观主义,然而人的定义并没有被确定,人是通过自身选择、行动
以期达到某种未来目标的存在。

刚刚看到了容易造成阳痿的不健康的生活习惯:长期待着少运动饮食油腻熬夜游戏生活作息不规律过度手冲

这不就是说的我吗?可是我做这些事的时候非常快乐呀!

所以阳痿=快乐,一边享受着心灵上的自由,一边感受着心上的大宁静大和谐,太快了了,希望人人都能早日阳痿。

昨天晚上大概两点的时候,我饿了,开始怀念食物,对着睡眠中的朋友叭叭叭了二十几条我对食物的喜爱。作为南昌非物质文化遗产推广大使,我要开始聊聊南昌的食物~

南昌最出名的特色食物应该就是南昌拌粉和瓦罐汤了,当然我爹认为南昌拌粉在南昌炒粉面前不值一提。除了这个以外,还有个特色的食物,叫福羹。南昌话“h”和“f”不太分,其实我个人觉得应该叫“糊羹”,为了讨彩才叫“福羹”的。

福羹感觉没那么有名,但是我觉得比拌粉瓦罐汤好吃。福羹类似于胡辣汤,但是质地更粘稠一些,淀粉更多,用料也更扎实,辣度可以自己加佐料调,但是一般煮之前就会切些辣度偏低的辣椒进去提味儿。一碗正宗的福羹,里面应该有鸭血鸭肠木耳香菇豆泡豆肠猪肉胡萝卜干贝,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各家店还会加不同的食材,全部切得碎碎的煮成羹。

冬天来一碗热气腾腾的福羹,真的太满足了。

南昌有些譬如“江鹰灌汤包”之类的连锁店一般都会有福羹出售,其他的地方其实没那么常见。在我记忆中,福羹买卖历史最悠久的地方就是万寿宫,万寿宫有两样东西最出名,一是酸辣粉,二就是福羹。小时候经常坐在万寿宫大门口的塑料小桌椅上,端着碗福羹大快朵颐。

我原来初中租在大寺院,是南昌市中心最老的一片老屋子,那里也有福羹卖,那种推着保温筒装着卖的,味道也还可以。

昨天和朋友提完福羹后,我还想到了烧烤。

烧烤啊烧烤,南昌夏天的灵魂!夏天傍晚坐在街边小摊子上撸串嗦泡(吹牛皮),太南昌朋克了。

南昌有两条街,都是我自认为比较牛逼的烧烤街道,一整条都是烧烤,人行道上摆塑料桌椅,真的很奈斯。其中有家店用的是钢丝签子,南昌用钢丝签子的店很少,一用这味道和感觉一下子就上来了,钢丝签子的黄牛小串,烤得微焦,用撒粉一撒,也不用额外的调味,就很棒了。

我个人觉得,四川重庆的烧烤没有南昌的好吃,可能因为我吃习惯了。四川那边烧烤味道不行,虽然我也说不出哪里不对,但是感觉偏向我用烤箱做出的那种,汁水多一些,南昌这边烧烤干一点,有点焦香,辣椒粉的味道我也更喜欢,香味可能略有欠缺,但是辣度很符合我的口味。

但是我没怎么吃过比较奇怪的烧烤,比如羊腰子猪眼睛之类的,南昌烧烤还是比较中规中矩的,小竹签子小烧烤这种。我最想尝试的是新疆大肉串这种,一整个签子上串着一整块的肉,很想试一试。我还想吃羊腰子,感觉会爆汁,猪眼睛夜会爆汁,热热的晶状体会在嘴里炸开来,就,好香啊。

南昌的烤鸡脚不知道是不是特色,卤过的鸡爪再裹粉烧烤,超辣,软糯但是又很筋道,可以整个儿塞进嘴里咀嚼的那种。我家附近还有一家炸杏鲍菇,不知道那家店怎么做的,好厉害,外面裹上调味了的面糊炸得酥脆,里面又是汁水满满的杏鲍菇,一口咬开真的飙汁,好好吃,还有奶香味,撒粉蘸酱都可以自选。

我个人比较喜欢小烤肉啦,很小一点点串在签子头上,感觉会更入味点,但是大烤串吃起来又很爽。好多乱七八糟的牛羊下水筋蹄我都没试过,南昌太中规中矩了。

素烧烤我个人比较偏好烤青椒土豆片,还有烤大蒜,之前试过一次,惊为天人,粉糯的口感,略有点像土豆,虽然有大蒜的香气,但是咬起来完全没有大蒜的冲劲儿,很香。

南昌夜市还有一小盘一小碗的炒螺狮,加很厚重的油盐辣醋,葱段蒜瓣,大火爆炒。厉害的老饕直接拈起轻轻一嘬就把螺狮肉嘬了出来,然后吸净汁水,我们不会吃,左手捏着螺狮,右手举着牙签,一个一个把螺狮肉挑着吃。

我高中老师说,他小时候背着书包从八一起义雕像那儿经过,附近杂草地里一大片的全是吃干净的螺狮壳儿,晚上被消遣的人吃干净了浇在地上,白天被阳光一晒,散出一股轻微的味道。

先这样吧,饿了 :bili_tv_liulei:

前几天在微博上认识了一个女孩子,和我一样大,和我不同的是她基金存款是我的八倍(?),我当时在某个小群里学习看基金,她私信我某某博主讲这类知识很不错。

我们快乐地互相关注了一下,然后每天都会在两点半左右默契地出现,聊个二十分钟基金,交换一下咨询,预测一下前景,然后决定变更。除此之外我们就几乎没什么更多的交谈了,毕竟爱好,生活环境,性取向(?)什么的都不一样。

但是和她聊天好舒服啊!话里话外全是搞小钱钱,亏了不伤心因为她亏更多,涨了也很快乐因为多赚一毛钱我都会很快乐。可能因为身边的朋友没有什么相关意识吧,所以也不太好总聊这种东西,但是和她聊天我就可以很自然地展现我赤裸裸的逐利心,欧耶!

有什么办法,能让嘟文每一段和每一段中间有空行吗?可能是文本不支持?我每次发的长文,虽然手动分段了,但是发出来照旧是每一段都有黏连,看上去不清不楚黏黏糊糊一团文字,我自己都懒得看下去,磨刀霍霍想删除了。

我是南昌人,我们这儿有一条路,叫上海北路,就在我高中附近吧。听我爸妈讲过,因为这条街住了很多原来上山下乡留在本地的上海人,所以就叫它上海北路了,我也没考证过。

我初中是在一所挺垃圾的学校读的,老师水平都很参差,远远算不上好,所以地理老师在这所学校就显得格外突出。

地理老师是个精瘦的老头,年纪很大,名姓我现在是早忘了,据他自己说,他就是当年最早一批上山下乡的上海青年,年轻的时候和他弟弟两个人被分配了,他就被分配到了南昌。

我一直觉得他很厉害,因为他能反手画地图,他站讲台上,左手拿着书,右手在身后黑板上勾画,不用多久就能把那个公鸡地图画得罗灵活现的。

我对地理不怎么感兴趣,就是现在你要我说出某个省的大概方位我也不太记得,高中背过,背过也忘干净了,更别说什么铁路线,矿点之类的。但是地理老师知道,他能对着自己三下两下画出的地图讲很多,除了具体位置线路,他还能讲出一串相关的故事。这一点很让我佩服,因为整个学校能做到这个的老师几乎没有。

我们是初中生,很多过去的经历老师不可能会和我们讲。但是初中地理不是什么很重要的课程,他空闲时间很多,偶尔也会应我们的要求讲他自己上山下乡的故事。

我们老师是大学生,响应国家政策就被下放了。当时年轻的学生们背包里都会放几本书,在下放途中偶尔会看看书,安抚一下内心,预测一下未卜的前程。但是没过几天,所有人的书就被集中销毁,一整堆的精品书籍被随意地丢在地上,被一把火焚烧干净了。

后面就是赶路,然后到了南昌,做农活。我老师的任务是准备猪饲料,就算是现在,南昌下面也有很多养猪场,那时候更多,农村人人都养猪,这里也不兴砍猪草,都是用各种下料米糠做的猪饲料,每天推着推车去领糠,红薯藤,烂白菜帮子之类的,剁碎了和豆柏搅拌在一起,然后喂猪。

下放生活超级累的,每天躺在木板床上,哪有心思想未来,年轻的抱负全在日复一日地操劳中磨灭了。但是年轻人还是年轻人,还是有想法的,没书看就写诗,用那种农村擦屁股的草纸叠成小本子写诗。写了挺久的,攒了小半本,后来被所谓的班长搜了出来,找了个理由,撕了。后来他再没有写过诗。

和他同开的很多年轻人都在本地找媳妇住下了,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没娶,一坚持就坚持成了终身未娶。

后来时代变了,年轻人又可以回去了,只不过因为人口原因,一家人只能有一个回归原籍。他把机会“让”给了他弟弟(也许是让,也许是被要求,说不准),他弟弟现在是上海人,有着上海户口,还有赔偿的一间房。老师拿了父母的一点补偿,就永远呆在了南昌,再也没回去过。

他就住在上海北路。

总有人告诉我,住在上海北路的上海老头子性格很怪,为人刻薄,我是没有领教过的。不过,虽然我的老师虽然为人很好,但是性格上的孤僻我也领教过,想必是同一种感觉。

不知道后面他经历了什么,反正他一身未娶,孤寡老人,独自住在不大的屋子里,年纪很大也要坚持留校工作,不太与旁人联系。据说他弟弟生活很好,是个标准的老上海,赶上了改革的浪潮,活得很不错,家庭美满,前些年还来看过他,但是他确实不怎么开心。

我记得我们问过他,后面他没有回上海看家人吗,老师说不看,和家人很久没联系了,也不愿意联系。他好像一个什么东西,被他上海的家排了出来,父母弟弟在上海有着他们的生活,他一个人在南昌过自己的日子。

至于那些留在上海北路的老人,又是为什么留下的,可能大抵如此。

我有时候会想,旁人嘴里上海北路老人是孤僻和怪异的,但造成这一切都没准不是他们自己,也许是那个时代。

我留着一些APP不删的原因之一就是,我好爱这种年终总结,虽然总结得也不咋地,但是看到了也会怀念一下,哦这一年我也有过这样啊。时间缓慢流逝的样子,被这种年终总结展现得淋漓尽致。

和狗狗聊天的时候说,杨笠还是太温柔了,就算说男的垃圾,也要在前面铺垫无数的“我爱男人”“男人真的很美好”“我最想做的就是和男人谈恋爱”以及N个“可能”“或许”,才敢最后说一句“男的垃圾”。

说真的,这远远算不上女权脱口秀,咱们也不是专业人士,轮不到我们讨论高级不高级。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个脱口秀其实不太女权,顶多算在社会厌女的氛围里扯开了一个女性情绪发泄口吧。

要我说,真正的“女权”脱口秀还得让我们女同性恋来讲。我们就可直白啦,我们站在台上就敢说,我讨厌男人,男人太自大啦,不是“普通而自信”,明明就是“廉价而自负”嘛。我不喜欢男人,我不稀罕男人,我这辈子都不要碰男人,我不会和男的谈恋爱,男人从来都不是美好的东西,我厌男,男人就是垃圾。

这不比杨笠激进?但是会有人骂咱们女同性恋挑起性别对立吗?不会吧我觉得,应该是直女觉得这也太过分了,我们只是调侃男人垃圾,还是要和亲爱的贴贴的。直男觉得女同性恋疯了吧,搞同性恋,不结婚不为国家生小孩,一点责任感都没有,言行反动,境外势力,破坏和谐社会。gay就觉得,搞得谁稀罕你们女的似的,你们女的在我们眼里也是垃圾,我们也压根不会碰你好吗大姐。

然后大家同仇敌忾挑起大旗,喊出我们共同的口号:“打倒女同性恋”,这不是性别对立,这是女同性恋造反,我们今天聚在这里就是为了抹杀邪恶势力女同性恋。于是直女直男弯男团结一致,共同对外,攘除奸凶,兴复社会和谐。从此网络上再无“男女对立”的骂战,净网从他们做起。

所以知道了吧,社会稳定还得靠咱们女同性恋!

(PS:如果冒犯到了某些群体和个人我现道歉,以上言论仅代表半夜不睡觉脑子坏掉的我,不代表白天暴露在阳光下清醒正常的我。)

今天收获了:
“你今年初几啊?”和“你才二十岁啊?”
两条截然不同的问句。

网络冲浪这么久了,我还是想表达一下自己的观点:我讨厌在简中行文中参杂的一些非必要的字母缩写和英语词汇。

我上网找乐子,偶尔看看别人吵架,偶尔看看别人争论,无论在哪,高质量的博主发言都是能不断提升自我的部分认知的。但是冲浪的时候经常会看到一些乱七八糟的缩写,还有一些毫无意义的英文参杂(譬如刚刚我看到了一段话,里面有just/screenshots),我就很不能理解,用英文替代的意义在哪里?非学术用语,也不是语言发展过程中的简略表达(譬如btw/wtf),这样的目的在哪呢?

我受够了看到一堆被简中互联网肢解得稀碎的表达能力了,好好说话真的不难。

看了篇大约五千字左右的解构反思,平心而论真的很不错,是值得反复看三遍的一篇文章。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五千字内起码夹杂了二十个英文名词,这二十个名词里,至少我认为完全可以用中文替代的的就有一半。
这二十个单词嵌在文章里面,除了抬高阅读门坎应该也没有别的用吧。既然是“解构文学”,那为什么不简洁明了地去阐述观点,尽可能地传播呢,搞不懂。

还是想说说这个,web首页的女同性恋阴阳怪气互相争执了半天了。
PS:截图里这个作者很奇怪,前一段“女同喜欢大奶是男性凝视吗”,后一段“某些女同觉得男性凝视很对胃口”,这不是已经认为这是凝视了吗,又假惺惺问啥呢。

虽然东亚环境下的自我反思是好事,但也不必如此敏感,把女人完全去性化,认为所有的欣赏和性冲动都是“男性凝视”,这是否认女性也有性冲动吗?

性凝视几乎是每个人都会有的,女人看帅哥,男人看美女,异性恋有,同性恋也会有,为什么和性有关的行为描述总会被扣上“男性凝视”的帽子呢?

总的来说,我个人认为是否存在“男性凝视”还是要看整体行文内容的,看是否有刻意物化女性和污名化性冲动的描写为主。认为一切性冲动,对人体的喜爱欣赏和冲动都是“男性凝视”,对我们女同性恋好不公平哦。我喜欢大奶=我男性凝视,我喜欢大腿=男性凝视,把性冲动全部认为是男性的“专属行为”,瞧不起谁呢(猛0吐口水)

扛了近五十斤的快递回来
谁看了不夸我一句猛1
我:哈哈,人家是0(哽咽) ​​​

不是什么好东西 

应该是最近,“阶级”、“资本”、“内卷”等词被提起的频率火速上升,而且有些人面对任何事情,都可以把它往这些词里套,仿佛所有的问题都是阶级和资本的锅。

怎么会这样呢,他们怎么会深信不疑呢?身为普通人,普通民众,为什么不会为自己的权利抗争,而是无论何时第一时间都为高墙站台呢。

不知道每个人的思想和态度是如何形成的,我自己也是和其他人一样接受的教育,为什么我不能和那些人一样坦然地相信高墙呢。我自己的想法往往是隐而不发,或者要经过层层软化修饰才能发送出来,是我自己看到都会感慨“啊哈,这样想是不是有点过火”的样子。

我生在这里,长在这里,接受这里的教育,了解这里的风俗,学习这里的文化,但是我完全没有和宏大共情的快感,甚至我可能根本就不爱她。我搞不懂。

下雪啦下雪啦!!!!
我要在每个社交平台大喊大叫一遍。

和用萝莉角色的高冷姐姐打游戏可太快乐了吧!!特别是我是个用大E奶奶的监护人垃圾,我就支配跟在姐姐后面捡垃圾 :bili_tv_liulei:

我发现我们家对“生死”这种话题不太忌讳,我们午餐时经常会有一些和谐的对话,偶尔会谈论到生死相关的话题。我经常会对我爸妈说,你死了以后balabala,仔细想想好像这样表述确实不太OK,但是我爸妈完全不会介意,甚至会一起和谐地讨论“我们全家死了以后”这种怪里怪气的话题。

我对我爸说:等你死了以后,我把你骨灰扬了,方便又潇洒,开心吧!
我爸笑嘻嘻:你给我死出去!

一起讨论死后的葬礼和骨灰处理办法,我好讨厌那种形式主义,什么下葬啊啥的,我就希望人一死把骨灰扬了拉倒,但是我爸认为死后一切形式都是做给活人看的,所以产生了不同的讨论——

我妈:死都死了管你怎么搞,生前快快乐乐就好了
我爸笑嘻嘻:你敢把我扬了我天天缠着你,让你头痛脚痛还查不出病因。
我:这不好吧,以后父母还陪在我身边,你肯定不会伤害我。
我爸笑嘻嘻:你试试看
我:那我把妈妈骨灰一起扬了,你要害我,妈妈肯定会阻止你
我妈:我肯定死得比你爸晚,别想了
我:哦。

最后讨论结果是,你希望咋滴我就咋滴,死者为大,死去后就安息吧√

我妈说我们家有长寿的基因,我们家老人基本都在九十或近九十岁才去世,所以她和我爸估计都会活很久。
我说这多好啊,等你再过十几年,就去开个店,赚不赚钱无所谓,热闹点就行,喊大家一起玩,挺开心的。
我妈快乐支持,我爸嗤之以鼻。

我之前可能提过一嘴,说要多拍点照片,多录些像,以后人死后,还能看着摄影怀念人。
我妈因为缺少我爷爷生前的记录,爷爷走后,她总是觉得很遗憾,于是她格外认同这一点。
今天讨论完,饭也毕,我妈对我说,快点拍点录像,等我以后走了还能看看。
我说,哦,然后录了两段。

之前外婆和奶奶生日会,我拍摄了很多视频,我妈全要了过去,时不时会看看。

Show older
小森林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也许我们从来不曾走过,但它一直在那里,总会在那里。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愿这里,成为属于你的小森林。